年轻人的歌声飘扬在草莓星球

作者 | 范志辉

近年来,原创音乐综艺火热,今年更是扎堆出现了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《明日创作计划》《我的音乐你听吗》《少年说唱企划》等聚焦年轻创作者的音乐综艺。

凭借多元的音乐类型和新锐的态度呈现,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自开播以来,便引发乐迷与观众热议。随着赛程进行,节目呈现出广阔的音乐生态画卷。如最新上线的第8期复活突围车轮战,热浪、威尔乐队、白纸扇HriT、软酸汁、高嘉丰等音乐人献上了精彩的回归舞台,让观众大呼过瘾。

年轻人的歌声飘扬在草莓星球

但在精彩内容背后,更重要的,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还是一档聚焦新血音乐人的“平台型综艺”。优酷、摩登天空都为节目的联合出品方,近期,音乐先声对话优酷UP工作室总监、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总监制孟庆光和摩登天空创始人、CEO沈黎晖,聊了聊他们眼中的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,以及节目的初心和制作逻辑。

不收割成熟艺人流量
更年轻、更真实、多元化

其实,摩登天空做综艺的想法早在三四年前就有了,也做过一些尝试。沈黎晖认为,“对于音乐人来说,综艺是一个很好的呈现方式,跟草莓音乐节也有一个协同,能够相互借力”。但之前跟相关平台、制作公司的理念并没有非常契合,直到这次和阿里文娱沟通,才促成了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的诞生。

节目选择聚焦在年轻一代的乐队、音乐人和创作者的身上,则是基于当下音乐市场成熟音乐人不缺舞台、新人缺乏舞台的现状。沈黎晖直言,“我们不想直接收割这些成熟艺人的流量,而是希望一些新人能够崭露头角,这一点来讲,我觉得市场缺这么一档完全聚焦在新的有能量的创作人的综艺。”

孟庆光也表示,“对于音乐行业来说,创造力是第一生产力。今时今日,我觉得中国不缺好的歌手,缺乏的是好作品。”

在这样的共识和初心基础上,尽管新人唱新歌对于音综来说很不讨巧,但总得有人迈出这一步。要不然,全国的音乐节都永远只能是同一波人不停跑场,唱的都是一样的歌,甚至串词都一样,这样的担忧不无道理。

在这种背景下,从选手到赛制,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都洋溢着新锐气质,好像打开一个口子,灌进时下最新鲜的空气。

比如前面提到的不收割成熟乐队、音乐人,参与的24组音乐人中,除了羽果成立于1997年,超人田田成立于2008年,其余乐队均成立于2010年之后,明显更年轻化;同时,参与音乐人包括rapper、独立音乐人和乐队多种形式,涵盖说唱、流行、电子、数摇、金属等各种风格,更多元,也最大程度给了观众选择空间。

年轻人的歌声飘扬在草莓星球

这些年轻音乐人彼此之间不太认识,在表达上更直给,更敢于说话,用沈黎晖的话来说,就是“没有沾染那么多‘你好我好’的江湖气”。而这些新血音乐人,也给节目带来了很多新的表达,并间接实现了一轮“科普”,比如高嘉丰坚持用Hyperpop进行音乐叙事,这些都是很少在综艺中见到的音乐类型。

在赛制设计上,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安可团的票权重也不高,主要把投票权交给了观众,乐队和观众、安可团之间是非常平等的关系。此外,抢番生存战中设计的首发区、生存区和出局点的装修设计也让人印象深刻,真实还原了市场的竞争感。

这档节目打开了中国原创音乐的新版图

早年间,受制于资源、人才等因素制约,搞音乐去北京几乎是唯一的选择,而随着互联网的跨时空特性打破了地域限制,原创音乐也在全国遍地开花。据《中国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(2020)》统计显示,一线城市音乐人占比下降,约13%;三线及以下城市音乐人占比近半,做音乐的“小镇青年”纷纷崛起。

这一趋势,在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中也得到了体现。参赛的24组音乐人大多不在北京,成都、武汉、东莞、珠海、长沙、南京……这些音乐氛围浓厚的城市孕育出了迥异于早年间京圈摇滚的特质。孟庆光透露,为了找到符合节目标准的音乐人,节目组在2020年5、6月疫情好转后就开始去全国各地的livehouse去选乐队,直到今年3月底才定下现在的参赛阵容。

年轻人的歌声飘扬在草莓星球

从这些音乐人的表现来看,蛙池在《小唐》《孔雀》等作品中对于普通人的关注中闪耀的人文关怀,在当下的音乐创作是非常稀缺的;沙棘草在自由奔放的音乐基底上,通过冬不拉、马头琴、口弦、呼麦、手风琴、班卓琴等乐器自由编配,演绎出民族音乐的新可能;衣湿乐队在珠海用宜宾方言唱着融合了民俗传说的民族摇滚,迸发出野生野长的生命力……

正如沈黎晖所说,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也让大家意识到,每个地方都有一些很厉害的年轻人在创作自己喜欢的音乐,“打开了中国原创音乐的新版图”。

不过,在原创音乐如火如荼的的当下,音乐人的生存境况仍然不十分乐观。孟庆光在采访中提到,24组音乐人里面差不多百分之七八十都不是全职乐队,都有自己的职业,比如说衣湿乐队的游淼从事动物防疫工作,大家戏称他是兽医,还有的是做设计师工作,还有做后期的,还有金融的,还有当老师的,职业五花八门,每个人都不是全职。

年轻人的歌声飘扬在草莓星球

当然,一个良性的音乐生态并不意味着所有音乐人都能靠音乐生活,而是要形成自由蓬勃的循环机制,让各类的音乐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。

要实现这个层面的原创音乐繁荣,单靠一两档综艺节目不现实,需要靠上下游各方的共同努力,比如扎根各地的livehouse演出系统、音乐厂牌,多元化的音乐受众,逐步完善的版权环境等,这些无疑都很重要。

年轻人的歌声飘扬在草莓星球

目前看来,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在挖掘、推新上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果。一方面是对于不同类型风格的展示,为多元化的小众音乐提供了曝光平台;另一方面,孟庆光提到,“一些乐队包括线下的演出邀约已经开始成几倍地增加了”。对于一档聚焦新人新作的音乐节目来说,能推动这些年轻的艺术家们在市场上增值,已经初步达到预期目标。

此外,大麦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线下巡演已在筹备中,预计年内全面启动。大麦和优酷同属阿里文娱,也同样是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的出品方,它从票务往内容上游探索,以发掘新音乐人为切入点,综艺为载体,关注演出市场新力量的成长,推动演出市场创造更多增量。这也是继《这!就是街舞》之后,阿里文娱内部在全场景战略上的又一次创新。

年轻人的歌声飘扬在草莓星球

而这样的推新精神,其实也在这些新血音乐人身上呼应着。在最近的采访中,虎啸春乐队主唱平三提到巡演站次涵盖了很多小城市的原因:

“虎啸春是从一个四五线城市走出来的,几乎没什么乐队去我们那里演出,但却总会有一些人在坚持做音乐。如果条件允许,我们有使命去一些更小的地方,不能让四五线城市的小孩从小就磨灭了做音乐的梦想。”

某种程度上,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正在做的事情,也是为年轻人的音乐梦想做一次打call。此行山远水长,虽难免颠簸,但胸藏火把的人总会彼此吸引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22018681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(0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
森林服务号的头像森林服务号
上一篇 2021年9月8日
下一篇 2021年9月8日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
警告:任何项目禁止充值、投资、建议薅羊毛为主。